您的當前位置:主頁 > 新聞頻道 > 深度報道

抗洪前線旗幟高高飄揚

——和平縣搶險救災一線黨員干部群英譜

2019-06-28 10:47:05 來源:河源日報

6月10日,暴雨肆虐,和平河河水暴漲。徐錦奕 攝

6月9日至13日,受最強“龍舟水”影響,和平縣普降大暴雨局部特大暴雨,江河急漲,山體滑坡,房屋倒塌,村莊城鎮受淹,水利設施毀損,全縣17個鎮不同程度遭受“6·10”“6·12”強降水洪水災害。

災難時刻,和平縣各級黨組織、黨員干部沖鋒在前,帶領廣大人民群眾抗洪搶險、救災復產,奏響了一曲共產黨人創先爭優的時代強音。到過和平重災區的人,都會有三個超乎想象:

一是災情之重、損失之大,超乎想象。據初步統計,全縣受災人口75302人,緊急轉移出被困群眾6087人(其中熱水、浰源、合水、下車、長塘、彭寨、林寨災情較重),安置人口2889人,死亡2人;各鎮大量房屋被水浸,倒塌及受損房屋371間;受災減產農作物36113畝;縣內主要道路均出現不同程度塌方,達1825處,山體滑坡4015處,灌溉設施受損590處,橋梁坍塌或損壞123座。此次洪災全縣直接經濟損失64159.81萬元。

二是傷亡人數能降到最低限度,超乎想象。由于預警及時,響應迅速,措施到位,救災有力,全縣人員傷亡得到有效控制,未發生較大人員傷亡事故,因災死亡2人。

三是災區秩序恢復之快、救災效果之好,超乎想象。短短幾天時間,實現了“五有”“五通”,即有飯吃、有衣穿、有地方住、有干凈水喝、有病能及時得到醫治及通路、通水、通電、通電話、通電視。目前,全縣累計投入應急搶修資金約5676萬元。各類設施修復和復工復產工作正有條不紊進行。

和平廣大黨員干部在抗洪救災中的出色表現,得到了省、市相關領導和廣大人民群眾的充分肯定,他們不辱職責使命,不負人民重托,在雨大風狂處守護堤防安全和萬家燈火!

近日來,記者深入災區采訪,走進了這個群體。

巫健:抗洪最驚險處的戰斗員

■6月10日,在和平縣熱水鎮南湖村,市消防支隊和平縣大隊和平中隊政治指導員巫健(左一)把群眾轉移出來。

6月10日,河源市突發特大暴雨引發和平縣內澇災害,水位持續上漲,房屋被淹,上百名居民及游客急需轉移,情況緊急。當天中午12時22分,市消防支隊和平縣大隊和平中隊接到警情指令,火速趕往受災現場,巫健作為中隊政治指導員帶領干部深入災區開展救援工作。

數十年難遇的暴雨來勢猛、強度大,導致南湖村旁的河水水位大漲,以致河旁的低洼路段都變成了水深近兩米的“天塹”。南湖村口至村尾路段大多數居民來不及撤離,被洪水圍困家中,被困人員大部分是老人及婦孺。同時,因受災區域靠近熱龍溫泉度假村旅游區,有數十名游客被困景區內。暴雨傾注之下水位持續上漲,救援行動迫在眉睫。

巫健作為第一個到場的帶隊干部,立即聯系縣三防辦、鎮政府調集沖鋒舟、橡皮艇進行水域救助,并將相關情況立即告知上級領導。由于水流過于湍急,橡皮艇到場后,巫健將到場救援力量分為三組:一組橡皮艇利用水流作用漂到村尾,疏散被困人員;一組橡皮艇對被困在村中間的群眾進行安撫;一組利用百米安全繩,一端固定支點,另一端以每5米1名救援人員的形式(由于參戰力量不夠,請求了武警和平縣中隊在一旁進行協助),徒步緩慢逆流前行,疏散離村口最近的被困群眾。

在整個救援戰役中,巫健始終保持清醒頭腦,為到場的大隊指揮員和縣領導出謀劃策,積極帶領中隊指戰員克服水深湍急,處置抗洪搶險救援經驗缺失,水域救援裝備匱乏等困難。

當天下午3時40分左右,巫健發現有5名群眾被困在距離村口約100米的一家酒樓內,此時水位仍在不斷上漲,酒樓大門處水深已沒過胸口,且酒樓前的空地剛好與河水形成對流,極大地增加了前行救援的難度。巫健主動深入到救援最前線,帶領中隊指戰員,攜帶救生衣及救生圈,利用安全繩逐步從村口探索至酒樓處。當前行至水流對流處,側向的推力導致每一步的前行都極其困難。巫健深知一定要穩住前行,因為他的救援對被困人員來說是生的希望。短短的百余米他們走了近5分鐘,但看到被救人員欣喜的表情,他感到一切都是值得的。歷時了4個多小時,巫健帶領中隊指戰員終于圓滿完成了營救被困群眾、轉移當地游客、清理路障的任務,獲得了當地政府和人民群眾的高度贊揚,以實際行動踐行自己所擔負的“火焰藍”使命。

袁朋俐:苦勸4次,老人終于撤離!撤出當晚,房子塌了!

■和平縣大壩鎮石谷村黨支部委員、村委委員袁朋俐。

“多虧了村干部幫我勸老母親及時搬出房子,不然,后果不堪設想。”6月20日,和平縣大壩鎮石谷村村民袁新溪看著眼前坍塌的老屋子,心有余悸地對記者說。

袁新溪的母親吳火娣今年87歲,老伴去世早,她獨自一人住在老屋近5年。盡管年近九旬,但老人身體還算硬朗,種菜、洗衣、做飯都沒有問題。

6月11日晚上,大壩鎮石谷村遭受遇強降水。為確保村民安全,該村黨支部委員、村委委員袁朋俐到石谷村進行第一次排查,在長佳片緊急排查隱患時,發現村民吳火娣的瓦房存在倒塌的隱患,便急忙走進瓦房,勸其撤離至安全處。“房子只是輕微漏水,不會坍塌的。”當聽到袁朋俐撤離的請求后,吳火娣有些不以為然,拒絕了他的請求,并表示不愿意離開房子。

勸說無效后,袁朋俐立刻致電吳火娣兩個在外務工的兒子,希望他們能勸自己的老母親撤離。“他們可能沒意識到嚴重性,同樣拒絕了我。” 袁朋俐說,吳火娣的兒子認為情況與往常一樣,房屋都是幾十年的房子,不會有什么問題。無奈之下,被第二次拒絕的袁朋俐只能暫時尊重他們的意愿。

6月12日下午,強降水仍在繼續,雨勢更大了,村里地勢低洼處出現積水等情況。袁朋俐見狀后,再次擔心起了吳火娣老人。“如果再不撤離,將會有生命危險。”當天,袁朋俐再次冒著大雨前往吳火娣家中,發現瓦房前的水溝已經被堵死,一進門發現房屋內有多處漏水,墻角出現明顯的水痕。“再不轉移就有危險!”心急如焚的袁朋俐語氣嚴厲地請求老人立刻轉移。但老人家依然固執己見,第三次拒絕了他。袁朋俐便再次撥通其兒子的電話,進行第四次勸說。在他耐心的解釋及說服下,家屬也意識到危險性,便一起說服老人家,吳火娣終于答應撤離。

6月12日當晚,吳火娣所住的瓦房整間倒塌,現場一片狼藉。吳火娣因及時轉移,未受到任何傷害。其家屬非常感謝袁朋俐,表示要不是袁朋俐心里裝著老百姓,惦記著吳火娣的安全,一再地做思想工作,可能一條人命就沒有了。因為此事,石谷村的村民也稱贊袁朋俐不愧是好黨員、好干部。”

劉友:帶領和平武警保一方平安

■6月10日,在和平縣熱水鎮南湖村,武警和平縣中隊中隊長劉友蹚過齊腰深的洪水救援被困群眾。

受持續強降水影響,6月10日下午,和平縣熱水鎮、浰源鎮等地發生嚴重洪澇災害,大部分房屋受淹、道路被毀、上百名群眾被洪水圍困,情況十分危急。武警和平縣中隊官兵聞令而動,立即啟動抗洪搶險救災應急預案,組織官兵進行搶險救援。

當天13時30分,中隊官兵到達救災一線,配合支隊救援機動力量,帶上沖鋒舟、救生艇、救生衣、繩索等器材,迅速展開營救。經過連續5個小時的奮戰,中隊官兵圓滿完成營救被困群眾、轉移當地游客、清理路障任務,為防止汛情進一步加重,中隊官兵挨家挨戶勸導群眾撤離,有效防止了汛情加重導致更多群眾受困。其間,共轉移群眾百余名,排除各類險情10余處,獲得了當地政府和人民群眾的高度贊揚。

14時02分,官兵們在挨家挨戶搜索被困群眾時,中隊長劉友突然聽見小孩子的哭泣聲,但是當時水流湍急,周邊噪聲較大,一時無法分辨聲音出處。此時,隊長與兩名戰士經過仔細搜索,發現一名婦女與一名年過半百的老人手抱一名嬰兒,還有一名兒童被困在一棟土房屋頂,經詢問得知,他們已被困3個多小時。此時房子周邊水流十分湍急,眼看水位不斷上漲,救援刻不容緩。當時地形狹窄,船無法進入,中隊長迅速組織人員采取牽渡的方式,將婦女、老人和兒童成功轉移到安全區域。10分鐘后,該棟土房被洪水淹沒。

“在應對各種突發事件,防范重大自然災害過程中,武警和平縣中隊官兵勇打頭陣,沖鋒在前,積極完成急難險重任務,發揚了一不怕苦、二不怕死的頑強戰斗精神。”隨隊報道的記者說道。在此次抗洪搶險救援行動中,哪里有需要,哪里就有官兵的身影;哪里有危險,官兵就出現在哪里。

徐步高:用一身淤青換10余戶群眾安全轉移

■和平縣下車鎮獅形村黨支部書記、村委會主任徐步高(左一)。

“當時情況太緊急了,只能手腳并用。”20日上午,下車鎮獅形村黨支部書記、村委會主任徐步高在接受記者采訪時仍心有余悸。6月12日至13日,他帶領村干部冒雨緊急疏散村內群眾,在惡劣的山體滑坡受災處來回穿梭,手腳并用,用生命“踏”出一條通道,用一身淤青換回了10余戶群眾的安全轉移。

12日下午,下車鎮遭遇強降水天氣,各村主要交通道路陸續出現塌方現象,其中,獅形村是受災最嚴重的村莊之一。“村內地形復雜,民居分散,很多農戶家都是依山而建,必須馬上轉移!”當時,已接到鎮委鎮政府通知的徐步高正帶著村“兩委”干部分組前往村民家中,逐家逐戶排查風險。由于降水密集,在排查的過程中,徐步高眼看著村內部分房屋出現墻體開裂、垮塌先兆。對村內地形了如指掌的他,預感到這場瓢潑大雨將會對村里的房屋帶來的“傷害”。“時間就是生命!”當天下午,徐步高帶領村“兩委”干部成功轉移離村委會較近的7戶群眾。

“還有幾戶村民,一定要轉移!”當晚9時,受暴雨持續影響,獅形村電網線路受損,基站信號全無,村道出現多處山體滑坡、塌方,成為“孤島”。“等外界救援來不及了,只能我們去!” 從下午一直忙到晚上的徐步高來不及喝一口水,便再次趕往另一處。途中,村道出現嚴重塌方,車輛無法通行,徐步高于是立刻下車,翻越山體滑坡的泥土,徒步前往。

“隨時面臨著山體滑坡、泥石流的威脅,現在想起還有些后怕。” 徐步高說,當晚雨勢一直很大,徒步前行途中必然要經過山體滑坡、塌方等村道路段,稍不留意就會有生命危險。本著生命安全重于泰山、人民利益高于一切的理念,徐步高果斷地選擇了前往,再次及時轉移疏散5戶群眾。

當晚11時,徐步高通過微弱的手機信號得到消息,村電站內仍有兩名工作人員無法聯系,處于失聯狀態。忙了一整天的徐步高來不及歇息,又帶領村“兩委”干部,并發動村中黨員打著手電筒冒雨進山尋找。 “平時步行50分鐘的山路,當晚走了3個多小時。”徐步高說,山路泥濘,光線昏暗,村電站又地處河岸邊,他們一行跌跌撞撞走了3個多小時才到達村電站河對面的空地處。因河水湍急,村道被沖毀,徐步高無法靠近,只能遠遠地用燈光給兩名受困人員發出信號,待得到回應,確定兩名受困人員人身安全后,徐步高懸著的心才放下來,在一旁等了一夜。直到13日早上,徐步高一行聯系上兩名受困人員,并成功將兩名受困人員轉移到安全地區。回到安置點的徐步高這才發現,因為山路泥濘、路途艱辛,他在轉移群眾的途中被弄得滿身是傷,到處淤青。

朱湘軍:將孕婦“托”出危險區

■和平縣公安局浰源派出所所長朱湘軍讓協警將孕托舉起來,并讓其緊緊抓住他們的肩膀,撤離到安全地帶。

家住和平縣浰源鎮赤龍村的小唐已懷孕近9個月了,很快,她和丈夫就要迎來二寶,過上一家四口的幸福生活了。但是讓小唐沒想到的是,在二寶出生前,她們母子還要共同經歷一場洪災。所幸的是,在民警的呵護下,目前她和腹中寶寶一切平安。

6月10日上午10點30分左右,當洪水沖進浰源鎮赤龍村時,正在加緊巡邏的浰源派出所所長朱湘軍接到電話,稱赤龍村有群眾被洪水圍困,情況緊急,急需救援。掛斷電話后,朱湘軍立即叫上幾名協警驅車趕往赤龍村。

朱湘軍他們到達赤龍村時,洪水還在不斷上漲,車輛無法通過,他們立即棄車蹚過洪水,以最快速度來到小唐家。“當我們到達小唐家時,漫進屋子的洪水已經有40多厘米深了。”看著不斷上漲的洪水,朱湘軍與隊員們決定趕緊將人員撤離。但當他們來到小唐所在的2樓時才發現,小唐是一個已有近9個月身孕的孕婦,將其背著撤離是行不通的了,現場又沒有可以抬人的其他救援設備,這可急壞了朱湘軍。眼看著洪水快速上漲并不停地往小唐家里灌,再拖下去所有人就都走不了。這時,朱湘軍作出了一個大膽決定——將孕婦“托”出危險區。

“黃正純、盧時校,你們倆一人一邊把她舉出去。”朱湘軍喊來兩名身材較為高大的協警,讓他們各自抱緊小唐的一條腿,將其托舉起來,并讓小唐緊緊抓住他倆的肩膀,穩住身體。此時,洪水越來越急,最深處已有1米多深了。由于不熟悉水中情況,為了確保萬無一失,朱湘軍逆流而行,走在前面負責“開路”,兩名協警則托著小唐緊跟在后面,一步步小心翼翼地將小唐送到安全地帶。小唐家雖離安全區只有100米左右,但朱湘軍他們足足用了8分多鐘才走完。

到達安全區后,在確定小唐身體狀況良好的情況下,應小唐要求,朱湘軍將她送到了同在赤龍村但房子處在較高地帶的爺爺家。在叮囑了小唐要注意安全和身體后,朱湘軍帶著同事又趕往下一個受災點,繼續轉移受困群眾。

據介紹,隨著天氣放晴,小唐目前已回到家中生活,身體狀況良好。回想起當時被營救的一幕,小唐的丈夫黃振紅說,真的很后怕,但是更多的是感動、感激,感謝呵護、保衛群眾安全的民警們。

對于黃振紅的感謝,朱湘軍和同事表示,感謝老百姓對民警的信任,保障群眾安全,是民警義不容辭的責任。

蘇志敏:彰顯黨員本色 牢記百姓安危

■和平縣林寨鎮中前村黨支部書記、村委會主任蘇志敏(右一)。

6月10日凌晨,開始下暴雨,一連下了十幾個小時。6月10日早晨,林寨鎮中前村黨支部書記蘇志敏一早就來到村委會,緊急召開了抗洪搶險工作會議,布置抗洪搶險緊急任務,會后立即開赴抗洪現場。按計劃安排,6月10日上午,村干部要到中前村芹洞片進行巡查,蘇志敏一馬當先,帶領村抗洪搶險隊伍,火速趕到中前村芹洞片,對在山邊山腳居住的村民,采取“命令式”撤離,絕對保證人民的生命安全。“洪水來了,快撤離,快撤離!”蘇志敏不斷對群眾呼喊著。

當天中午時分,正準備吃午飯,蘇志敏向村“兩委”干部詢問中前村其他片區群眾撤離情況。經詢問得知,中前村蘇屋片靠近浰江河,受洪水威脅最大。聽后,蘇志敏毫不猶豫地說:“暫不吃午餐,中共黨員、村干部跟我來,立即到蘇屋片組織撤離群眾,確保群眾生命安全。”

當天下午1點至3點鐘,暴雨仍持續下著,蘇志敏不斷奔走在中前村各個片區,組織轉移群眾,提醒群眾將家里一樓財產物資盡量搬到二樓或高處,人員避免逗留在低洼、靠山邊地區。下午4點,蘇志敏來到蘇屋殘疾人蘇瑞藹家中,將其轉移到安全地帶。此時,洪水已經漫過浰江河堤,正不斷涌往中前村蘇屋。不到一小時,蘇屋片已變成了汪洋,最深水位達2.3米。一直到天黑,蘇志敏帶領抗洪搶險隊伍,奔走在蘇屋的“汪洋”之間。借用橡皮艇為蘇屋片的群眾送水送吃的,并不斷詢問其他抗洪搶險救災人員,還有沒有群眾沒轉移到安全地帶的,還有沒有群眾飲食有困難且沒解決的。為群眾送完飲用水及食物,已是次日凌晨兩點多,洪水也逐漸退去。蘇志敏確定所有群眾都已安全,且飲食都得到了保障后才回到村委會,并立即召開會議,部署下一步救災復產工作。

陳少次:30個小時不睡覺帶領群眾避災

■和平縣長塘鎮陶錫村黨支部書記、村委會主任陳少次。

“噓,讓書記休息一會吧,他這幾天一直都在救災,已經連續30多個小時沒睡過了。”記者來到長塘鎮陶錫村委會辦公室時,陶錫村村委委員對記者說道。此時,陶錫村黨支部書記兼村委會主任陳少次正累癱在辦公桌上打起了鼾。

6月12日21時30分,陶錫村突降大暴雨,河水水位急劇上漲,村內通往外界的主干道多處塌方,部分村民的房屋倒塌,防災形勢驟然嚴峻。“不能亂,人員安全是第一。”這是陳少次腦海中閃過的第一個念頭,外界救援力量進不來,于是他立即召集村兩委干部、駐村干部以及村中的青壯年,就地召開了簡短的會議,將人員分成四組,明確各自職責,分別前往巖前、上村、下村、面塘、和成轉移受災人員,他本人則前往最偏遠、道路塌方最嚴重的和成村轉移受災群眾。

“前面的路完全塌了。”支部委員陳炳庭朝后面攙扶受災老人的陳少次喊道,“繞過去,走旁邊的竹林,那里安全些。”竹林平時沒人走,四周全是雜草,根本沒有路,陳少次攙扶著行動不便的受災人員,用腳撥開雜草,謹慎地往前走著。突然,腳下被雜藤絆了一下,為了不讓所攙扶的群眾受傷,陳少次雙膝跪在了雜藤上,膝上全是刺,顧不上自身的疼痛,他立即又站了起來,謹慎地一步一步往3公里外的安置點走去。經過不懈努力,至13日凌晨3時,陶錫村全村226名受災群眾全部成功轉移到了安全的安置點。

村民轉移了,可陳少次并沒有松一口氣,陳少次下了死命令:全村人民一個都不能少。他要求村兩委成員堅持24小時值班巡查,時刻關注災情,在危險的坍塌點拉起警戒線,設置警示牌,確保人員零傷亡;動態向鎮委、鎮政府匯報村內受災情況,形成內外聯動救災抗災機制。剛轉移好受災人員,陳少次便立即組織村中力量,在確保人員自身安全的情況下從內向外打通出村主干道,爭取盡早與縣委、縣政府、鎮委、鎮政府的救援力量相會合。通過各方救援力量的共同努力,6月14日凌晨,陶錫村主干道終于全線貫通,為各方救援力量的進入提供了交通保障。此刻,陳少次已經連續奮戰30多個小時沒合眼了。

在外部救援力量進來之前,正是在陳少次的帶領下,陶錫村才實現人員零傷亡,救援通道才被早日打通,災害才被最大限度控制,沒有肆虐。

周獻計:面對洪水沒有半點退縮

■6月10日,和平縣熱水鎮副鎮長周獻計在洪水中背起無法行走的老者。

6月9日到10日,熱水鎮普降大雨、局部大暴雨,最大降水量超過200毫米,全鎮8個村全部受災,受災人口超過9000人。

剛被提名為熱水鎮副鎮長人選的周獻計在災情發生后,第一時間深入各家各戶通知和勸導群眾撤離。在他的勸導下,許多不愿撤離的群眾都紛紛開始轉移。但因洪水來勢很猛,街道很快被洪水淹沒,水位不斷上漲很快浸過周獻計的膝蓋處。在搜尋被困群眾時,他發現一戶人家中有老者無法行走,便立即上前俯身將其背起,并迅速將其轉移至安全區域。剛放下老人,他又一頭扎進洪水中繼續搜尋被困群眾。沒過一會兒,他隱約聽見有人在喊“救命”,抬頭望去只見不遠處一棟樓里還有數名婦女兒童被困在其中,他迅速找來救生衣和救生船,叫上幾名身材高大且熟悉水性的同事向被困群眾的方向游去,此時水位仍在不斷上漲,但周獻計和他的同事們沒有半點退縮,毅然奮不顧身地沖進洪水中,將被困群眾一一解救出來。幾個來回后,他們一共轉移被困群眾12名。在轉移最后一名被困群眾時,洪水已淹沒過周獻計的頸部,但他們毫無畏懼,仍然拖著疲憊的身軀,冒著被洪水沖走的危險,確保人民群眾的生命安全。

洪水過后,周獻計又迅速投身到幫助受災群眾開展災后重建工作中,他親自帶領鎮村干部走街串巷,全面開展災后隱患排查,深入群眾家中安撫慰問受災群眾,并自費購買生活必需品給受災群眾。被其救出的百歲老人家屬事后親自到鎮政府答謝周獻計,并稱他是人民的好公仆。6月14日,深得群眾熱議點贊的周獻計在熱水鎮第十七屆人民代表大會第六次會議中,全票當選熱水鎮人民政府副鎮長。

黃志躍:為轉移村民一直浸泡水中

■6月16日,和平縣彭寨鎮水口村黨支部書記、村委會主任黃志躍告訴記者,10日那天的洪水到達了他所指的位置。

16日下午,當記者來到和平縣彭寨鎮水口村時,此時距該村受災已過去6天,村莊基本恢復了先前的整潔和寧靜,村民們也恢復了正常生活,只有村道兩邊墻壁上還留有洪水退去后的黃色印記,向人們“訴說”著這個村莊的遭遇。但是,只要提起這場洪災,無論是村干部還是村民,都仍心有余悸:“洪水真是上漲得太快,讓人來不及作出反應。”但更讓他們難忘的是當洪水肆虐水口村時,那個光著膀子在洪水中來回穿梭了無數次的人。這個深深印在大家腦海中的人,就是水口村黨支部書記黃志躍。

6月10日上午,在接到暴雨和上游黃峰斗水庫泄洪信息后,黃志躍與村“兩委”干部立即前往村民家中,挨家挨戶地通知大家趕緊收拾好貴重物品,該轉移的轉移,該撤離的撤離,并對防洪堤的水位等進行了巡查。直至下午4時,一切準備工作都在緊張有序進行中。

“進水了!進水了!”下午4時30分左右,一村民焦急的呼喊聲劃破了水口村的寧靜。這時伴隨著逐漸增大的雨勢,洪峰開始到達水口村,漫過河堤,沖擊農田。“沒想到水來得這么猛,村道和村委會下方地勢較低的10多間房屋一會兒全部進水了。”黃志躍說,洪峰到達時,他正和其他村干部在距離村委會500米處的村民家排查險情,當他接到漲水的消息趕回村委會時,村道已是一片汪洋。此時,水位還在不斷上漲,村里已有3根電線桿被洪水沖倒,情況十分危急。黃志躍一邊組織村干部再一次逐家逐戶排查險情,確保村民安全;一邊涉水來到村廣場的供電變壓器以及已倒塌的電線桿附近查看情況,并第一時間緊急聯系供電所迅速切斷全村電源,預防漏電、觸電事故發生。

時間一分一秒地過去,水勢卻越來越兇猛。隨著天色漸暗,洪水已經從腰部上漲到胸口,黃志躍的神經繃得越來越緊。“村民安不安全?有沒有飯吃?有沒有水喝?”在支援的橡皮艇到來前,擔憂著村民安危和溫飽的黃志躍加快了在水中檢查災情的速度。為了減少在水中的阻力,他脫掉了上衣,赤膊來回穿梭在村道和村民家中,用僅能用得上的雙手,將鎮政府送來的蠟燭、水、盒飯、面包、餅干等物資一點點地從村委會運送到村民手中,并一遍又一遍地叮囑村民要時刻注意安全。

晚上7時30分左右,縣鎮派來運送物資的小船和送來救生衣等救援物資。然而,此時水位仍在上漲,水流越發湍急,水中大量的漂浮物使得救援的船根本無法行進,必須在被洪水淹沒的村道兩頭拉起一根救援繩才行。還未來得及上岸的黃志躍見此情形,又毫不猶豫地穿上救生衣,一頭扎進湍急的水中。由于水流太急,剛下水的黃志躍被洪水猛地一下沖歪了,并被大水沖向了下游。一下子,岸上人們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我算是水性好的了,但是當時根本使不上勁,站不穩腳,更別說走路了。”回想起當時的一幕,曾嘗試著跟黃志躍一起下水捆綁救援繩的村委會委員黃光華仍心有余悸。最后,在黃志躍無數次“被沖走又奮力游回來”的堅持和其他兩名救援人員的共同努力下,救援繩終于固定下來。盡管水中行進艱難,危險重重,晚上8時30分左右,洪水最深處達到了黃志躍的脖子處,為了盡快將蠟燭、盒飯等物資送到村民手中,安撫受災村民不安的情緒,黃志躍與救援隊員一手扶著救援繩,一手推著小船,在手電筒的照明下,深一腳淺一腳、一趟又一趟地運送著物資。物資運送完畢后,黃志躍又馬不停蹄地穿梭在水中,來回排查可能存在的隱患,詢問受災村民的身體情況。

晚上11時30分左右,洪水漸漸退去,黃志躍懸著的心絲毫沒有放松。他立即與堅守在現場的村干部一起,對危險區域加強排查,并時刻觀察水位情況,直至水位下降到安全范圍,清理完現場垃圾后,他才停下來休息一會兒。而此時已是次日凌晨1時多,他已經在水中浸泡了8個多小時。

黃志躍說:“我只是做了應該做的事情,無論是作為一名村干部還是一名共產黨員,這些都是我應該做的。”

本報記者 葉春雨 特約記者 徐精華 文/圖


編輯:梁軼倫
    上一篇:致敬基層供電工作者(五)
    下一篇:沒有了
    數字報
    Top 江苏时时彩走势图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