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當前位置:主頁 > 文學頻道

我的爸爸

2019-06-18 18:07:09 來源:河源日報 林麗雙

我們不應該看著父母漸行漸遠的身影而無動于衷,而應該是“你養我長大,我陪你變老”。

 ——題記


從小到大,爸爸都非常疼愛我。人們都說父愛是隱形的,可我覺得父愛是有形的,父愛就如涓涓細流,一直縈繞在我心頭。


空閑之余,爸爸總喜歡跟我們分享他小時候的故事。小時候的他,生活可以用“凄慘”二字形容。那時我的奶奶,總忙于農活。又時值“文化大革命”時期,奶奶經常被拉出去批斗。年長一點的兩個姑姑為了減輕家里的負擔要去田里幫忙,于是年紀尚小的爸爸是孤獨的,一個人在草堆里長大。那個時候,沒有足夠的糧食,經常要吃粗糙的米糠,爸爸肚子餓的時候就會跑到叔婆家蹭吃。然而叔婆是個偏心之人,用篩過的細米糠做的糕點只喂自己的孫子,反之,給爸爸的是再粗糙不過的米糠糕點。因此從那時起,年幼的爸爸心里就埋下了自強自立的種子。


爸爸是一個努力、上進的人。他十多歲的時候,周末就會用自行車載上百斤的蘿卜到城鎮上去叫賣。從家里到城鎮集市,騎自行車需要整整兩個小時,而有時,他一天要往城鎮跑兩趟。爸爸很聰明,用賣蘿卜的賺的錢批發一些咸魚回到村里賣,以減輕家里的負擔,解決自己在校住宿的生活費……就這樣,那顆在父親心里埋下的自強自立的種子開始生根發芽。


后來,爸爸娶妻生子,有了家庭,開始為生活東奔西跑。年幼的我還不懂生活的艱辛,只記得爸爸經常要外出,少則三兩天,多則一個月。媽媽告訴我,爸爸去城里“闖天下”了。但我才不管什么“闖天下”,我只盼著爸爸能快點回來。因為,只有爸爸回家,我們姐妹倆才可以享受到美味的“砧板肉”。這是幼時記憶中最令我高興的一件事。爸爸總喜歡把砧板放在地上,用刀切已經煮熟的豬肉,他的刀工很好,每一片肉都切得又薄又均勻。爸爸切肉時,我和姐姐就守在一旁,時不時隨手抓起一片肉往嘴里塞,往往等肉全部切好后已經所剩無幾了。這時,媽媽就會大聲訓斥爸爸,說他對我們太過寵溺,批評我們不懂事。然而,爸爸從未因此大聲責罵過我們。


再后來,憑借著爸爸的敢拼敢闖,我們一家搬到了河源市區,我也開始了我的求學之路。


記憶就像七彩的鵝卵石,滑進我的口袋,瞬間沉淀。有太多和爸爸共同的記憶,三言兩語難以表達清楚。


我真正讀懂父愛是什么時候呢?確切的時間我已記不得,我只知道,爸爸了解我的性格特點、我的生活習慣,甚至我心里的那些小心思。每次,當我想做一件事的時候,他都好像未卜先知,總會給予我肯定、尊重、理解、支持。他從未忘記過我的生日,我收到的最難忘的生日禮物就是我讀初中那年,爸爸到上海出差,給我帶回來一只鋼筆。那支鋼筆現在已沒法使用,但我卻不舍得丟,至今還保留著。爸爸從沒讓我受半點委屈,讀師范那時,因為沒有分配到鋼琴房練習鋼琴,我在飯桌上鬧情緒,他第二天就給我買了一臺鋼琴。要知道,那個時候,買臺鋼琴需要一筆不小的數目。


今時今日,我一直認為,如果沒有父親的努力和上進,我們一家人可能還在農村生活,不可能擁有現在這么優越的生活條件。爸爸憑借自己一個人,打拼多年,一手撐起了這個家,讓我們有了更好的出路。


一路走來,爸爸用他單薄的雙肩為我們撐起了一片蔚藍的天;用他獨特的愛,呵護著我們,疼愛著甚至是溺愛著我們,他總是把最好的一切毫無保留地給予我們。即使在我成家立業之后,那飽含愛的深切目光,依舊伴隨著我。


有人說:“父親的愛像一面湖泊,女兒任何的不適都會驚起一片漣漪。”的確如此。現在,我已經是兩個孩子的媽了。然而,在爸爸眼中,我仍舊是個孩子,好像從未長大過一樣。有時候,我外出學習或長時間沒有回娘家,爸爸總會給我打電話,雖然每次都是那幾個習慣性的問題:平時要吃好一點,想吃什么就去買,錢不夠花的時候就跟爸爸說。


初為人妻、初為人母的我,經常讓爸爸掛心,每次遇到問題,他都會幫我分析,并提出不同的解決方法,讓我自己做選擇,他希望我通過自己的思考,學會找到合適的方法,獨立地去解決問題。


男兒有淚不輕彈。爸爸是一個很堅強的人。記憶中,爸爸只流過兩次淚:一次是奶奶去世的時候;一次是去年他在廣州準備做手術的前一天晚上,我與他視頻通話的時候。當時,看到爸爸臉上的淚,我的心如刀割一般痛。那一瞬間,我才真切而清晰地看到,我的爸爸,那個敢拼敢搏的爸爸,不知道哪一天開始變老了。可我不愿相信,我甚至覺得爸爸還年輕,有能干的雙手,強健的體魄,像一座巍峨的大山,永遠屹立不倒。


我還不曾抽出更多的時間好好地陪伴爸爸,他就老了;我還不曾陪爸爸游遍大江南北,他就老了;我還不曾報答陪我長大、給我溫暖的家、給我依靠的爸爸,他就老了。有人說:“父母在,人生尚有歸處,父母去,人生只剩歸途!”


龍應臺在《目送》一書中寫道:“我慢慢地、慢慢地了解到,所謂父女母子一場,只不過意味著,你和他的緣分就是今生今世不斷地目送他的背影漸行漸遠。你站在小路的這一端,看著他逐漸消失在小路轉彎的地方,而且,他用背影默默告訴你:不必追。”


可我認為不應該是這樣的。我們要趁父母的背影還清晰,還可以隨手觸摸時就得追,還要從此刻開始追,大步追。回報父母最好的愛應該是“你養我長大,我陪你變老”。


編輯:田清秀
    上一篇:南湖白鷺
    下一篇:沒有了
    數字報
    Top 江苏时时彩走势图表